[黑暗三部曲] 三、前传·年岁


那还是二十年前的事情。

那时候他才六、七岁,是个什么事都不懂外加调皮捣蛋的小孩子。那时候他的父皇对他亲昵仁慈,他的母后对他宠爱有加。他无忧无虑的从皇宫的这个花园,玩到后巷的那个角落,除了母后在找不到他的时候略微恼怒以外,他没有遇到任何不顺心的事情。
国泰民安,繁荣昌盛。皇帝在位的这几十年里,想来他是看尽了所谓平安和繁华。他由心敬佩父皇,在他心里,父皇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。

只是父皇经常在他耳边做一些“居安思危”、“有备无患”这样的教育,听得他耳朵都快出茧了。父皇说他就是凭着这样的理念,才能在这几十年里做出这么伟大的功绩,深受人民爱戴,深受番国的崇敬,深受敌国的忌惮……他说君主当政不论是一天还是一辈子,纵然做不到日理万机,也一定要做到居安思危。
每当这种时候,他总是要撅撅小嘴,摆出一副“我才不听”的样子。他心想,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和弟弟,还有那个女孩子玩,当朝理政,才不是自己喜欢的呢。
弟弟,这个弟弟是他的皇叔的儿子——也就是皇帝弟弟的儿子。父皇也就这么一个亲弟弟,所以他对自己的亲弟弟感情甚好,这其中除了血浓于水的亲情外,还含有不少愧疚,原来当年争夺皇位的时候,原是公平竞争,但父皇不知如何使了点小手段,赢得了皇位。弟弟不知道,反而大赞父皇,声称自己输的心服口服。那时候年少气盛,父皇只想到自己输了会很丢脸,却没想到弟弟输了却这么坦诚,这几十年来父皇从未向别人提起过那段往事,当然也没有人知道,但也从未停止过对这件事情的羞愧。
这也是为什么他只取一妻,只生一子。几十年来一丝不苟治理国家的原因——在他心里深处,一直有个声音告诉他,这个国家原本是你弟弟的,即便到了现在,你的一切依然有你弟弟的份。
皇叔一直过得很开心,他觉得这个皇位交给父皇是理所当然的,因为他天生就具有卓越的治理国家的能力,他能把这个国家建设的更好。

而至于那个女孩,他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但他却喜欢死她了,因为她总是会在最应该出现的时候出现。他从不让护卫跟着自己,因为这样她才会出来。他可以在心里呼唤她,和她沟通。她会告诉他今天的几时,她会在某个巷口的拐角处等他。
他不爱父皇的训导和教育,但偏爱练剑,他知道他父皇、他皇叔、还有镇国大将军都是世间绝顶的高手,特别是父皇本人更是剑术无双之人,他常要求父皇还有其他人教他练剑,还说一定要把他们的剑术全部学会。父皇很欣喜他对练剑有如此高的热情和天赋,因为在练剑这件事情上,他不但从不松懈,反而精益求精,有时整晚不睡觉在院子里挥剑如雨,光影摆动,呼啸声夹杂着少年绵薄的威力散发出顽强的气势。有时父皇和母后躲在暗中观看,母后心疼孩子,但父皇却带着赞许的眼光,满脸欣慰和喜悦的笑容,拉着母后的手说:“让他去练吧,这是他的生命力。”
那时候他才七八岁。

他的灵能外化这个事情,是在十岁的时候被发现的。因为他的独自外出越来越受到他人的怀疑,尤其是他的母后,心思细腻的她原本想着只是调皮好玩而已。她派人暗中跟随,直到派去的人汇报说,小皇子每次出去,大部分时候都是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少女私会。小皇子喜欢在她面前练剑,她会静坐在一边,入神地看着。
这让母后稍稍起了好奇之心,随口问道,那是谁家的千金,去查过了没?
“回皇后,我们查了好长时间了……没有任何线索。”
“什么?”

当天晚上,在母后的“巧言逼问”下,他才对母后袒露了这个算是他心里最大的秘密,他说他也不知道她是谁,从哪里来,知识他可以和她说话——在心里,她很懂他,更欣赏他,她喜欢看他练剑……
那天晚上父皇和母后整晚没有合眼,他们翻阅典籍古书,召见史官。灵能外现的能力万中无一,这是神赐的天赋,而外现之后能形成完完全全独立的人,这大概是世间首例吧。

十六岁那年,他已经将剑术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一身融合了世上千家剑法,世间剑术无出其右,正当他兴冲冲地准备收拾包袱和她周游世界,闯荡山水的时候,他的生活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——护国将军领军发动兵变,皇帝被杀。
对于父皇来说,这样的事情他早该有所防范,“居安思危”、“有备无患”是他的人生信条。只是,将军一生除了戎马沙场,就是护在父皇左右,对父皇的思想、风格、习惯了如指掌,并且他又设计了圈套演了一出借刀杀人,现在满天下的人都知道杀皇上的人是皇叔无疑,将军如今派兵镇守各个入口关卡,并在朝廷中借以“皇帝遗诏”,大肆铲除异己。

“父皇在临死前还不停的告诉我:’不是你叔叔的错,不可以报仇……不可以报仇……’”他现在已经是个落魄潜逃的皇子,因为将军说皇子和皇后涉嫌参与皇叔的谋反。
月华初上,明月无声,他抱着一把宝剑,一个人静静地看着黑夜,留着泪。这把宝剑是父亲留给自己的遗物,剑柄饧着镀金的流光,剑身纤细,通体银白。有关于这把剑的传说并不多,除了父皇拿着他征战沙场战无不胜以外,只剩一个传言说这把剑是当年父皇亲自去一处骨匠铺求得的,那个锻造师自称是“骨匠之王”。

“你父皇并不是你叔叔杀的。”忽然有个温柔的女声打破了这般宁静和悲伤。
“我知道,是护国将军杀了父皇,还诬陷皇叔。”他停止了哭泣,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。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女子,月光反射出他眼泪中的悲痛。
“你皇叔现在还在皇宫中与将军周旋,现在朝野上下都是将军的人,皇叔亲信不多,恐怕撑不了多时了。”她轻轻地坐到他边上。
蝉鸣声伴着星光此起彼伏,她不羁的脸庞写尽了温柔和心安。
“可惜我无能为力”,他忽然站起来,双手抓住他的肩膀,凝住哭泣,郑重地说:“你知道吗,现在我只要有五千精兵,我就敢杀回皇宫亲手宰了他!”
“如今烽烟四起,九州动荡,各地藩王匪盗纷纷“起义”。短时间内没人管得了他们,他们会趁这个时机招兵买马,囤积实力。到那个时候国家的战火纷争才刚刚开始。”她此刻表现出来的冷静就像一面寒冰。
她扶起他手中这把剑,低声说:“这把剑是骨匠之王的巅峰之作,威力无穷,只是还缺少一颗高品相的灵珠。”他说这,手掌摊开,里面是一颗极小的锁灵珠,一丝暗金色的能量正缓缓地在其中流动。
空气中充斥着狂暴的静谧气息,风随着能量的流转而缓缓流动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“这是我——你的灵”
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他双唇发抖,嘶吼道。
“兵变那天夜里我杀退了将军和他的叛军,你父皇才有时间召见你。”她说话声音变轻,身体开始变得虚幻,“逃出城那天我替你挡了将军的箭,灵没有办法再聚合了。”她依旧浅浅地笑着。
他觉得他心里有一面很高很厚很雄伟的山,塌了。
“我且作你五千精兵。”
她的身形变得虚无缥缈,最后渐渐地,随风消散在空气里。

声明:聚散 | Jusan.space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[黑暗三部曲] 三、前传·年岁


聚散 | Jusan.spa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