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黑暗三部曲] 二、白鸽


他一直朝着一个名叫「万恶之地」的地方前进,走过黑压压的密云,走过浸泡着人和动物尸体的湿臭的沼泽,走过那枯朽了的褐黑色的树枝和满地枯叶的丛林;走过颓秃的山丘和干涸的水流,途径几处“有麻烦的地方”,他藏在破旧的黑色大伞的柄里的剑,是他唯一一直带在身上的器物,又长又细,纵然它早已失去了昔日的,所谓的“威力”,但是,他想:在“有麻烦的地方”解决几个“麻烦人”,还是很轻而易举的事情。
长剑的剑柄前端有些许锈迹,实实在在地证明着它落魄的窘境,但剑刃端却是银白得通透,仿似能把微弱的光源反射得透亮,它饮血如魔,却从不沾染半点血丝——如昔日的王者垂垂老矣吞吐着威严的气息。
他又解决了几个“麻烦人”,他们是守在「万恶之地」外的最后一群人,怎么说呢,说他们是守军,显然不是,「万恶之地」是恶人的聚集地,没有官没有军,有的只是互称兄弟朋友的满眼杀戮的高喊着英雄的恶魔——所以,这些人的性质有点像强盗土匪,然而并不应该这样定义他们,因为在这个地方,这样的乱世,土匪与英雄已经黑白不辩了。总之他们想杀了他,强走他身上值钱的东西,并把他的尸体卖给黑山上的炼巫师,据说最近因为货源紧缺,像这种身强体壮的青年人的尸体,可是能让他们大赚一笔的。
然而他拔剑一瞬斩杀了他们所有人,鲜血从剑刃滴落,丝滑清澈,一滴不剩。

他走到了这个名叫「万恶之地」的地方,他以为这里荒草丛生、黑鸦漫天、瘟疫横行,恶人们还会携带着妖化的侍从或打手,与其他“英雄”在枯树枝老泉水旁大打出手,最后只有一个人靠着阴谋诡计侥幸获得了胜利,告诉世人这才是乱世横行的本事。
然而他错了,他此刻就行走在这儿的大街上——没错这地方不仅有大街,还有高楼,灯火通明、车水马龙,远处青山绿水,近处灯红酒绿,空气中飘散着的,满满都是“和睦”、“友善”、“仙风道骨”的空气。这不免让人心神恍惚,仿佛自己走错了地方,又仿佛这「万恶之地」,本就是一处被人错怪了的躲避纷乱的世外桃源,附带着繁华的桃源。
他捏了捏鼻子,继续沉默地向前走着,神情冷漠,仿佛是想在这个“善意”的世界里挑起一个“恶人”应该有的狰狞——然而这并不是他的本意,他只是自顾自低头笑了笑,如果不是这一路的杀伐与流离,他一定会用他的天真对这个世界的美深信不疑,但是他永远记得她是怎样残忍地被杀害,他这一路走来,滚过自己眼球的景色是怎样的枯腐不堪,他记得长剑银刃舔过的血,滴落在腐臭的黑色土壤里,看不出一点血渍。
他全身上下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,衣服虽然不至于破烂,但并不显得有价值,伞叶已经破了。刚刚有个“彬彬有礼”的“痞子”上前来和他热情地打招呼,第一次来吧兄弟?准备去哪儿啊?这地方我熟……他抬头发现了他打量着自己全身上下,最后把目光定格在手中黑色大伞的伞柄上——上好的金属材质雕刻着流光的图案,就冲这,也值得他走上前来试试运气。
他带他走进了街边的小胡同,他也乐意,然后他转身一脚将他踹得不省人事。
继续沉默地向前走。

他觉得现实真是很讽刺,「万恶之地」并不是个尸横遍野的荒凉之地,反而是个繁花似锦的大都,足以和人间仙境这样的美誉相衬。或许美和善,永远是恶的表面,是贪婪和杀戮的保护伞,「万恶之地」,恶的只是人心。

他来到一家名字叫“王之骨匠”的店,店里只有一位中年男人,站在柜台里发呆,双目下垂,肌肉松垮,皮一层一层的线条像是某种罕见的波浪。看到有年轻人走进,他高兴着上去迎接。
“年轻人,欢迎光临啊,来里边儿请,”他热情招呼着,上来就想拿着他手上唯一的行李——破旧的黑色大伞。
他没有说话,只是反手一晃躲过了店老板伸过来的手,他将他的伞换了个方位,继续紧紧地贴着自己身子。
店老板并不傻,立马知道了他的意思,然后他便笑着引他坐下,心里盘算掂量着他手中的伞究竟是何物,凭他开办器物店三四十年的功夫,外带杀人越货倒腾宝贝二十多年的功夫也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来。
“我想买一颗‘锁灵珠’”他淡淡地说着,“最小尺寸的。”
店老板一听热情更盛,“哎呀,锁灵珠当然有,不知道你是想要锁着什么灵的珠子,我们店里的货不仅货源纯净,而且质量上乘,童叟……”
“空的”,他又淡淡地说出两个字。
“什么?”店老板的思绪戛然而止。
“空的锁灵珠,最小的。”
“不好意思,我们店里经营各种成品锁灵珠,你想买任何灵品的锁灵珠我们店里都可以提供,只是不卖空的锁灵珠。” 
锁灵珠是一种很残忍的产物,任何一种生物将死之时,灵力都会溢出,用锁灵珠可以将其锁住,这样的锁灵珠就像附了魔一样,拥有很强大的力量,而生者死前的能量越大,灵力越强,锁灵珠的品相也就越大,威力当然也越强。空的锁灵珠,越小做工越精细,所以稍贵一些。但毕竟是空的,根本就没有钱可赚,反倒是成品锁灵珠,灵品再差,也能赚取不菲的利润。店老板说任何灵品的锁灵珠他们店都提供,言下之意就是只要你出钱高,什么人兽魔鬼都能替你杀,并收取他的灵力为你所用。
“我知道你有,也知道只有你有,还知道你一定会卖给我。”他说完这句话,缓缓的站了起来。
店老板并不惧怕有人威胁他,他做这个行当,自然有足够的资本。
“对不起年轻人,本店不出售,锁灵珠遍地都是,请另寻他处吧。”店老板终于板直了腰杆,高傲地对他说完这句话,就转身走去 ,不予理睬。

“砰~”,一身清脆的声响,店老板转身回望,他身后上好的古木柜台上插着一柄细长的剑,散发着凛凛的银光,还有一声因为震动而带来的像是远古皇者的呼啸。剑身摇摆,剑柄前端有些许锈迹,此刻正在一点点脱落,露出了它内部银光色的金属材质,仿佛帝王去除伪装降临人间。
从店铺的四面八方迅速冲出十几个高大强壮的拿着武器的护卫,将眼前这个年轻人团团围住,一个一个凶神恶煞,将他视为一个将死之人,另有一人手拿锁灵珠,对准这个年轻人准备收灵。
他们在等店老板的指示,只要他一声令下,他们想,收年轻人的灵必是囊中取物。
然而他制止了他们,眼睛盯着那柄长剑,准确的说是长剑掉锈的地方,直到锈迹剥落得差不多了,露出了一行古文雕琢的字。
他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了这个冷酷的年轻人面前,老泪纵横。
他手里拿着一颗小锁灵珠,这么小的锁灵珠,从未有人在市面上见过。他从怀里取出另一颗一样大小的珠子,这颗珠子表面有裂痕,但还未破损,珠内有一丝暗金色的能量在流动,鲜活明亮。
不知何时旧的锁灵珠已经破碎,暗金色的能量转移到了新的珠子内。长剑出鞘,他把锁灵珠安置在剑柄末端的凹槽内,直到凹槽完全吞没了它。
长剑感应到了能量的涌入。癫狂起来,全身透着金色的光,围绕着他的身子旋转着。
        
半月多时间后, 「万恶之地」某间茶馆传言,说前不久新王归来,手持一把暗金色的细长古剑,无往不利,所向披靡,不日将一统天下,并打算将定都「万恶之地」。
从此以后将不再有「万恶之地」这样的名字,新王归来,人人都将有信仰,他将被世人尊崇和爱戴。
而据说王的信仰,是他长剑中的锁灵珠,据说那一丝暗金色的灵,是一位女子所化,无人敢过问,因为那触及他的灵。
据说他昨天去了一处偏僻的小镇,为了找一个小女孩和一个老人家,只是,所有他想寻找的一切,都了无音讯。

声明:聚散 | Jusan.space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[黑暗三部曲] 二、白鸽


聚散 | Jusan.spa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