蒲公英的后半生


有一朵很无聊的蒲公英,他无聊的时候总爱思考,思考自己的前世今生,他问别的蒲公英:“你觉得你上辈子也是朵蒲公英么?”
别的蒲公英回答:“你好无聊。”
众人皆醉我独醒,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蒲公英这个种群中少有的“思考者”,他很骄傲,也很孤单。

他从四月的春风中醒来,他用尽全身的感官去感受春风吹拂。他说春风温柔,给我们带来希望和温暖。
他说他喜欢风,喜欢风划过脸庞除了内心的舒适惬意什么也不留下;喜欢风教会他摇曳着娇羞但狂热的身姿,喜欢风刮过一整片山丘原野带起的流动的节奏——目力所及,美不胜收。

他说风儿教会了他长大,他真的长大了,夏天到了。
他说夏天的风,微微热,不像春风那般温柔了。他说好在他已经长大,已经能熟练地在风中摇曳身姿,已经知道如何配合不同力度的风作出不同的姿势,摇出不同的角度。他也经历了许多的雷、雨,那可不止普通意义上的小打小闹,有时候倾盆大雨整夜整夜的下,脚下的泥土,隔壁的孢子,和长在他边上的矮小植物动物都被大雨淹没、浸泡,失去了生气;有时候雷声隆隆,威压让人抬不起头。但他还是顽强地活了下来。
作为思考者,他意味深长得对同类同伴说:“春风教我思考希望,夏风让我思考成长。”
同伴开始佩服他了,毕竟和自己比起来,他显得那么有“学问”。

他很“有学问”地继续生活了下去,但是他渐渐发现,这种生活是一种很痛苦的体验——身为蒲公英一族,思考生命的他显得那么另类,大家敬仰他所思考的,但敬而远之,没有人会和他交流什么生命,什么前世,什么未来……

晨曦渗进森林,从芦苇嫩芽上的露水中反射,照进松鼠的梦境中,他站在远处的山岗上,望着漫山遍野的同类——蒲公英,发呆。
昨天也不知道听谁说,说他的前世,只是一阵风,今生成为蒲公英,只为了等一阵不认识的风来,等自己被风吹起的那一刻,自己的今生就走进了后半程,后半生也许很短,须臾之间就陨落;也许很长,翻山越岭,走过山川河流,最后坠入了一个陌生的梦境,等待下一次重生——不仅是他,世间所有的蒲公英都这样,这就是蒲公英的命运吧。
他心中十分恐慌,虽然他很”聪明“,很想从中找出破绽然后推翻这种荒唐的”命运论“,但是似乎并没有破绽——更可怕的是,他的直觉告诉他,这是对的。

他不愿意承认蒲公英的后半生要从被吹起的那一刻起才算,他说他的后半生要从他心里产生了这种”恐慌“算起——接受了”蒲公英命运论“的恐慌,那么这样算来,他的后半生,一直都是惶惶度日——“这是一种死亡,我已经死亡很久了”。
他说,他不愿等风来,虽然自己这半生,不仅吹过无数的风,更淋过无数的雨,没有一阵雨能摧残自己求生的欲望和思考的热情,也没有被任何一阵风吹乱心智,放弃自己生长的地方飞向远方。他不相信世间能有这样一阵风,和自己所见过的所有的风都不一样,它不可能比春风温柔,也不可能比夏风热情,世间最至美,莫过于此。

夏末了,风中都裹夹着丝丝凉意,他终于相信了那不知从何而来的命运论——他的同伴们都早已被风吹走了,有的在开花后不久就被一阵风带走了,它们大都飞的很远,不知道他们是如何降落的,降落到了哪儿,那儿是否也有蒲公英枯秆伫立。
也有很多从远处飘来的蒲公英絮,来到了他所在的这片山岗,此刻他眼前就有一片飞絮刚栽到地上——他凝望着那株蒲公英,他飞来的时候很快乐,降落的时候也很轻柔,全身的毛絮都沉浸在那阵风中,他轻快、喜悦、苍老的脸,炯炯有神的眼,仿佛能从中读懂生命的意义。
他还在凝望、凝望、凝望,他开始思考,最后沉默。
脸上露出了挣扎的神色。

那天正午时分,他站在山岗上最后一次眺望远方,曾经绿色苍茫的大地被黄色掩盖许多,曾经开过的妖艳的花现在都已经枯萎了,曾经不堪一折的嫩枝上都长出了巨大的果实,曾经温柔的春风、热情的夏风,也再没有回来过。
山岗上只剩他这一株蒲公英了,完整的蒲公英。

终于,在那个傍晚,他放开了全身上下所有的毛絮,拥抱了这一阵刚好经过的风,他感受到了,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空气,不一样的高度、不一样的温度、不一样的风景,他感受到这阵风中从未领略过的气息,一种区别于温柔、热情的,成熟的气息。他肆意地在风中手舞足蹈,他飞得很高很高,他极力地张开双臂,扩大自己的体积来拥抱这个世界。他飞得更高了,那阵风好像一直都懂他的心思似的,总是能把他吹到他最想去的地方,带他领略世间万物。
这一刻他终于想明白,为什么蒲公英死后,会等待重生,但是蒲公英的前世,却不是蒲公英,而是风。
因为风赋予蒲公英的生命,也带走了蒲公英的生命。所谓轮回,所谓命运,不过就是那不期而遇的一阵风吧。
他不知道,最后是他选择了那阵风,还是那阵风成全了他,但记得起风的那一刻,他终于放开了蜷缩在自己心中半生的恐慌——世界最美的释怀,莫过于此。

他说后半生只两件事,起风前,向生而死,风起后,向死而生。

声明:聚散 | Jusan.space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蒲公英的后半生


聚散 | Jusan.spa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