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最爱的那个女孩在一片荒芜的世界力竭奔跑


时间拨回到万圣节前一天的下午三点,他突然在那一刻醒过来。之前发生了什么?他记得并不清楚,但谨慎细心的他明智地选择马上看一眼手表:三点,准确地说,应该是下午三点。

他察觉到了一些异样,一些让他心里渗得发慌的异样:他现在应该在一所中学模样的建筑中,但是他记得从没在这模样的中学就读过。而此刻天空昏暗、天色阴沉、气温偏寒并且空气中还带着淡淡的腥臭味——很淡,但足以让人不舒服……

他应该是个非常冷静的人,这在他曾经不止一次地从生活中的危机中逃脱中可以看出。但这一次,他似乎遇到了一个更棘手的挑战。

他站了起来,准备朝着右前方的教室门走去——这室内的环境太过诡异,决然是不能多待的。他努力回想着,回想在睡着之前,自己在哪儿?发生了什么?环境、温度、湿度?白天还是晚上,阴天还是晴天?独处还是与他人为伴?他知道回想这些极有助于他评估此刻所处的环境……但现实并不容他多想了,因为他发现了一个更让人不安的事情:他好像听不到声音——或者说,还是,这是个没有声音的世界。

室外是一片宽阔的空地——确切地说,是一片广阔到看不到边际的、以淡灰色为底而配上已经枯死般深灰绿色草地的、远处暗淡无光如黑洞般吞噬着虚无般的空旷,他似乎听到了远处乌云压着地平线发出隆隆的轰鸣声,但是如果这世界真的没有声音,那他又怎么可能听到呢?大概人的感官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,发生了什么错觉吧,类似于幻听。

他孑然一人,兀自站在那片荒芜的边缘,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:他感觉他领略到了盘古开天辟地般的伟大壮举,但带给他更多的,还是末日危机般的恐惧——他想到看过的很多电影小说,邪恶的反派或为了消磨人们的意志,或为了满足摧残他人的快感,常用这种手段,勾起人类心中最深处的绝望、卑微和恐惧。

接下去该怎么办?他已经无从下手了。要不站在这儿等死吧,这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,或者回到那个教室里,按照醒来的姿势重新睡去,说不定醒来就会到了哪个课堂,窗外春光明媚,而某个任课老师正皱着眉头瞪着你,全班同学幸灾乐祸地捂嘴窃喜……

有那么一瞬间,他脑海里走过许多许多画面,只可惜,来到这里以后,他的记忆一直很模糊:脑海中闪过人生第一辆心爱的山地车,但记不清何时何地;那年花前月下她唱给我听那动人歌曲,原本一直记忆深刻,这一刻记不清她的模样;老家后院的槐树,与自己攀爬过童年的伙伴,又叫什么名字?哪怕是他的小名,也没有一丝头绪……
这一刻他明白,回忆变成了残缺的碎片,比回忆全然消失不见,更让人绝望和痛苦。

突然,远处出现了一个人影,一个纤弱的女子,衣衫单薄,步履维艰地背着他走去——朝着更远处那片令人恐惧的虚空中走去,似乎非常决然,没有回头。

他来不及多想为什么空旷的大地上会突然多出一个人来,他追了上去,没错,他没有多想地追了上去——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告诉他:这个女孩他认识。

他走出学校般的建筑,踏上了广阔的草坪,但是在踩上去的一刹那,他感觉到了另一种东西,区别与恐惧和渺小——那枯萎却不脱落的,不是小草,而是如纤细的木质般的短平状的东西,形色如枯萎的草,但是在每一株的顶端,都如微雕般 ,雕刻着一个又一个形象:佛陀、野兽、鬼怪、创世神……你能想象到的任何牛鬼神蛇,都不过如此。而每踩上一脚,都让他瞬间感觉到不同的人生百味,就如同那被踩碎的雕刻着的形象,被解除了封印一般,借助他的身体瞬间走过,飞向何处,而那一瞬间,他就足够体验一遍孤独、慈悲、恐怖、恶心、怜悯、蛮荒、初生、毁灭……

他迈出几步,像是走过几个世纪,遇见暖阳,遇见干旱,遇见风霜,遇见冰川,还有更多他见都没见过的东西,认知就像是个黑洞,深不见底……

唯一让他感到欣慰的,是眼前的那个人又近了几分,他不禁稍加快了步伐,虽然这让他更加痛苦。

他开始呼喊,呼喊着远处那个女子,虽然他知道,她听不见,但他模糊的记忆开始渐渐隐现,从记忆的碎片中,拼凑出一个完整的样子——以及她的名字。他声嘶力竭地呼喊,感觉告诉他,喊出来,有助于他回想起她的名字。
女孩加快了步伐,她听到了?绝不可能,听到的话为什么不回头?她知道我在后面?她知道我是谁?她要去哪儿?远处有什么?
或许她的脚下是梦魇,她有她的痛苦。

这让他丧失了再走下去的动力,他已经被那种如电流一般流过他身体的痛苦折磨到不堪地倒下了,最后一眼,他看到那女孩已经离她很远了,也没有回头。但似乎有个声音在与他说话,是她的声音,但听不清讲了什么,那么模糊,或许是自己的感官安慰自己的最后一丝幻觉。

远处荒芜的边际与阴沉的黑云混为一体,如索伦之眼,静悄悄地欢迎着她走近。

声明:聚散 | Jusan.space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他最爱的那个女孩在一片荒芜的世界力竭奔跑


聚散 | Jusan.spa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