独角戏


“宇宙浩瀚遥远,让抬头憧憬的人都不禁黯然失色。”


“操场那么多人,并不都是为了锻炼身体而来的,”他喃喃地对自己说道。

“比如有些情侣就是出来牵手散散心的。”似乎有另一个声音戏谑地答道。

“比如我,出门前刚听了一首感觉很不错的翻唱,为了多听几遍,就顺便来操场走走了。”

春天似来未来,裹夹在黑夜空气中的寒冷肃杀仍嘲笑着每一个不够勇敢的人。

他抬起头,眼眸中是倒映的宇宙。

手机里还放着单曲循环的歌,是一个叫简弘亦的年轻歌手翻唱的《泡沫》。歌词正好走到了重复“为什么难过,为什么难过……”。

“前几天我又给别人表演了一出戏,你知道吗?独角戏,”他又自顾自地说了起来,“说来也好笑,我又不是个演员,为什么要总是这样,我只不过不愿和别人所谓的团队合作罢了。”

“你又犯傻啦,你就不能和正常人说句话吗?”那个戏谑的声音又来了,像个招人生厌的小鬼恶魔。

“你知道么我昨晚梦见了很多奇怪的事情,”他大概早就不在乎有没有人在听他讲话了,“我梦见勒庞的《乌合之众》评上了一个文学奖,”他发出一声轻笑,似乎是在嘲讽着什么,“真是有趣。”

“还有,还有……梦中我转学了,而校长是个野心勃勃还独揽大权的人物,阴暗面特别瘆人,他是个杀人犯,而他的司机,是个‘好心的’猎人、刽子手……说他好心是因为他即便在杀学生的时候都会很温柔地安慰学生,看起来并不像个凶神恶煞的样子……”

他顿了顿,眼光射向那高处的灯,光线显得不那么柔和,却像是将周围的景象盖上一层模糊的幕布。

“多荒唐,写一本魔幻现实主义小说都不为过。”

圆形的操场上行人匆匆,那一张张连一个照面都没有缘分打的同学的面孔,有时看起来那么熟悉,有时又那么陌生。远在40光年外水瓶座的T-1行星系是否有另一番生物景象……

“算了,”他低下头,“扯太远了。”

歌曲已经切换了循环状态,并且走过了好几首歌。

但头顶着的群星,还是那片群星,群星背后的宇宙,还是那个宇宙,记忆中那个荒唐的梦,还在脑海盘旋……

下一出独角戏,还是那出沉默的戏。

声明:聚散 | Jusan.space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独角戏


聚散 | Jusan.spa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