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雾森林


有的人困于网中,有的人囿于迷雾森林。每一个人都有幸遇到那只属于自己的小白兔,却又遗憾又恼恨它没有跟自己走。


他此刻的心情应该不算太糟糕,即使在要走进这片森林的时候,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重的雾。不同于烟雾的灰黑肮脏,森林的迷雾潮湿而且纯白,整个世界都被这样一种白朦朦的色泽包裹着,在温柔通透的梦境中静静地等待着死亡。

但他很幸运,他庆幸自己并没有被这一种温柔的假像包围,他继续向前走,一直走到一个分叉路口。这里的迷雾已经不像先前这般浓重了。他略微喘了口气,回头望去,在走出那个困境的最终,他还想留下最后一抹印象——只可惜,眼前除了一条不宽的泥泞小路被一团白而浓郁的雾吞噬着以外,看不到任何其他的东西。
他无奈地转了回来,叹了口气,感慨着什么。

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两条路,一左一右,似乎并没有区别——其实不然,迷雾中他看不到路的前方是绿草鲜花,还是沼泽猛禽。
碍人的白色在他眼前摇摆出动人的曲线,画出一个又一个得意忘形的圈,它们如小人得志般狂舞,害得他心里生出浓浓的胆怯。

但他还是做出了选择,迈出了走向未知的那一步——要说他勇敢,还不如说那是背后加速扩散的无法无天的迷雾加速袭来的缘故,他若不走,那么好不容易走出困境的他又将被困境吞噬,也许这一次将永远没有生还的幸运。

所以我说他此刻的心情应该不算太糟,因为他觉得自己是做对了选择,眼前青山绿水,花艳草翠,虫鸟相悦,迷雾也都已经消散了大半。抬头可见参天的古树那盘开的枝桠撑起的苍郁的世界,低头便是千万年的森林动脉盘根错节。他开始带着观赏的心态打量着眼前的景色——“赏心悦目”,他自言自语地说。

这一路上他遇见了很多动物,最值得一提的是一只通体洁白的小兔子。他想这洁白的毛色皮肤,在兔子的世界里大小也算个美人吧,不过一会儿之后他就觉得好笑,也许兔子不是以白为美的呢?也或许兔子还是以肥为美,而她又白又瘦弱,被其他的兔子不容,最会被族群抛弃。
“所以我遇见了她。”他淡淡地自言自语。
“嘿,小白兔,你知道吗,我也是个遭到抛弃的人啊。我看今天天气好,就和朋友约定来森林外围野炊,但没想到遇到了野兽袭击,我们在逃跑中走散,后来又是狂风大作,我不小心一脚踩空,然后就昏迷过去了,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全是白色的迷雾,我还以为自己死了呢……喂,小兔子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吗?”
小兔子两颗又大又白的门牙,像她的眼睛一样呆呆的,半晌小白兔回过神来,重重地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听不懂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他疯狂地笑了起来,消散了一天的困顿。

小白兔陪他一直走了下去,我想这么温馨的一刻,他得牵着小白兔的手吧,可惜小白兔的个子不够高,只够扯着他的裤子。
这一路走来,他的心绪慢慢变得复杂。眼前的迷雾大都消散,但是远处的,他没有选的那条路上的情况,还陷于迷雾之中,使他看不清楚,他开始惦记起那一条路来。按理说,自己选的这条路这么舒服,那条怎么着也得是万恶的深渊、着了魔的不归路——“但这个世界从来没按理出过牌,我也没有。”这是他又一次淡淡地自言自语。
他总是忍不住问小兔子:“我说,你应该知道那条路上有什么吧,你要是会说话就好了,你就能告诉我那条路上有什么了。”
小兔子总是会重重的摇摇头,不知是为了表示自己不知道,还是表示自己生气了。
“哎,原来你是只只会摇头的兔子啊!”他怅然若失地说道。
这次,小兔子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而轮到他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接下来的路变得越来越艰难,迷雾加重,湿气袭来,天色渐晚,并且它们迷失了方向,他发现他们渐渐走入了森林的中心,种种潜在危险加重了他心里的负担。他无处安歇,也看不清远方。
小白兔最贴心,会帮他摘果子吃,使他不至于饿死。森林里的果蔬真假难辨,得多亏了她。他吃一口果子就忍不住笑一番:“你是一只兔子啊,怎么还会摘果子了?这森林是没有胡萝卜吗。”
小兔子重重地摇了摇头。

走在最艰苦的路段,他想过回去,回到那个分叉路口,走另外一条路,或许那条路才是对的,我这样走,真不知道是去了哪里,只知道这样走绝对是走不出这个森林,反而越陷越深;又或许,我可以回到那个昏迷醒来的地方,朝另一个方向走,或许还是会被迷雾包围,或许还会遇到凶兽的袭击,但是他相信,只要方向对路,走不了几分钟,便可以走出这个鬼地方,回到家去——“哦对了,那几个朋友呢,他们应该已经回家了吧,按当时逃跑的路线来看,是我跑偏了。”
但是每当他要转身,小兔子就会扯住他的裤脚,向他一遍又一遍的摇摇头、摇摇头。
他说小白兔啊,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惺惺相惜了。
小白兔又重重地摇了摇头。

再之后的路,是小白兔领着他走的,因为他已经不认识路了,他想,再让他这样摸索下去,过不了太久他就得疯了,不是累疯的,一个人在一个看不到希望的环境下,像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,迟早会被逼到抑郁或者疯癫。

没过多久,小白兔就带着他就走出森林了。看到柏油公路上高速闪过的汽车,他兴奋极了,抱起小白兔狠狠地亲着,她洁白顺滑的绒毛亲昵地在他脸上磨擦,传递着属于那个有过身死之交的伴侣的温柔的体温。
他放下小兔子,温柔地对她说:“小白兔,跟我回家吧,我会永远永远对你好的。”
小兔子犹豫了一下,接着重重地摇了摇头。
他想到小兔子只会摇头啊,心里笑着又问:“小白兔,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走啊?那你快点回家吧,你要是摇头我可就把你抱走了的啊~”
小兔子愣愣地望着他,大白牙融入全身通透洁白的毛色,呆呆地想着些什么,然后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
他伤心地走了,走到了公路边,伸出大拇指比划着搭车的手势。却没忍住转身回望小兔子一眼,可惜不知何时,身后的一切都被白色的迷雾包围了。
瘦弱洁白的小白兔这么呆,应该还在那儿看着自己吧。
他不知道。

声明:聚散 | Jusan.space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迷雾森林


聚散 | Jusan.spac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