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黑之夜


在这个“纷繁复杂”而又“墨守成规”的星球上,存在着这样一个庞大的物种,他们“澎拜”而“内敛”,内心有着无限大的张力,但外在或内在的束缚也无限多;他们对新鲜稀奇事情的出现有着深厚的热情和探索欲,却仍然努力地,保守地过着自己规规矩矩的生活。

不确定是在多久之前,发生了这样一件奇事,某县城的郊外地区出现了“异常空间”,在半径大约三百米,高度直达天际的区域内,白天还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,一到了晚上这个地方居然比别的地方要亮一点。确切来说,这个近乎柱体的空间与周边环境隔绝了,它的最暗亮度大约是当地傍晚五点钟左右的亮度。过了五点,随着黑夜入深,周边环境持续变暗,而这个地方却不变。

远郊的黑夜原本恍如乡村的夜晚,静谧而安详。家家户户亮起了灯火,远处的田地山河,都应该陷入沉睡,顶多是在夏季的时候,传来起伏跌宕的蝉蛾蛙虫的声音,偶有几声大型动物的长啸低吼——但这一切都应该是那么的自然,这一切都应该是大自然自己的声音,是每一个人,特别是乡野的农夫能理解,能倾听,能安眠的。

而如今呢,那一方异常的空间已经弄得这儿人心惶惶了,不单单是生活在这个村的人们,方圆几十,几百公里的人们都感觉到了某种不安的异样。

第一个发现这般景象的是村人老刘,他那天傍晚吃过晚饭,便搬一把摇椅坐在门前与村人闲聊,或许那时间正赶上“异常空间”显现出“异常”,他原本正高声谈论,兴致勃勃,忽一抬头,却见远方那如刀切般的平面,左右两边竟有些不一样,老刘自觉是老眼昏花了,便不再多看。
但不多时候再待他抬头观察,那方景象更是明显了,他惊呼起,所有人都朝远处望去。那方空间如此壮观,恍如天神置物,又如此令人恐惧,仿佛降世的九幽魔物。
不多时候村里的角角落落都发现了这般怪景,他们自然不必把内心的恐惧描述得那么细致,在异象面前,恐惧是人的本能。没有人敢接近,即便有些小孩表现出一些好奇心,但父母的手总是把他们抓得死死的,并告诉他们那里面有吃小孩的大老虎之类,只消一小会儿功夫孩子们就都乖乖地缩在大人身后,小眼睛瞪的大大的,警惕地盯着前方。
当时就有人报了警,警察来了,队长来了,后来局长也来了,同来的还有县长,只是,没有人能想明白其中的原因,没有人能解释给身边的工作人员听,更别说是恐慌的村民。即便县长一再安抚大家说不要惊慌,不是什么不详的天象,只是一种天文奇观,我们会尽快联系专家来调查,请各位父老乡亲回到自己家里去安心睡觉。
其实县长知道没有人会相信他,就如同他内心的恐慌欺骗不了他自己一样。

第二天专家赶到了,省市的领导也来了,来自全国各地的新闻媒体更是数不胜数,现场已经围出一个很大的执法禁区 ,他们被安排在更远的地方等候和被接待。地理专家们开始测绘各种数据,并查阅巨量的资料文献;同来的物理学家们开始测试当地磁场、力场、电场等数据,天文气象的专家忙于和天空中看得见和看不见的东西打交道,试图找出其中的端倪,更有人推测说是天上的卫星发射给地面的投影,是美国间谍卫星在搞鬼……
得不到任何结果。
到了晚上,那异常空间照常出现,村民们不敢走近,躲在自家门前看,记者们从现场工作人员这里淘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,便转而采访当地的百姓。恐慌的百姓们不敢多言,但一旦记者撬动了他们的嘴,立马就收到了千千万万关于奇观出现的描述——也没有人去考证这些话语是真是假,总之记者朋友们要的就是这些,他们疯狂的抄录,摄像,然后把快速写成的稿件第一时间发给报社刊登,一天之间全世界都充斥着对“异常空间”的新闻,都是些不清晰的图片配上各不相同的描述和评结。

武警把守着圈外,领导督导在圈中,专家忙活在圈内。他们现在已经开始随意地出入那个空间,可是他们发现这空间的内和外没有任何区别,一样的湿度一样的温度一样的磁力场一样的空气。异常空间的边缘并没有何种屏蔽物质,仿佛这面光亮度的结界是凭空而生的——也确实是凭空而生的。除此之外,在这个比周围要亮一些的空间里,他们找不到任何光源。这个柱体的空间仿佛是把这个地方傍晚时昏淡的样子留下来了一样,影印在这个空间里,直到第二天清晨才消散。

越是找不到答案的异样,越让人恐慌。有的老人开始低声啜泣,以为鬼神之事,凶难之兆,有的中年人决心要搬走了,务农的人已经一天没出门了。整个村里的人,除了躲在家里的,就是躲到另一个遥远的地方去了。现场外围还爆发了不少骚乱,媒体和很多自发前来的各路人士,不仅质疑工作人员办事不力,还质疑政府是否隐藏着某些不为公众所知的事情。

平息了,一切都已经平息了。最终的结果是怎样我已经忘了,专家已经撤走了,现场已经解除了,村民中除了那时逃走再也没有回来的,其余都回到了日出而作的传统生活——“异象”已经不见了,“异象”带给他们的影响起初很大,渐渐地减少,而今还剩下一些细微的残留残存在大部分人的心里,但对他们的日常生活已经构不成什么影响了。新闻媒体早就忘记了几年前还有这样的事情报道过并且没得到答案,现在他们正“日新月异”地追逐着新的新闻报道。
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些人,奇异心特别重而坚持不懈的人还在追寻着答案。他们不畏艰辛地追寻、探索、挑战大自然留下的有关“异常空间”及其相似现象的蛛丝马迹 ,然而理解他们的人将会变得越来越少,他们得不到任何结果,也渐渐地不再得到关注了。

看吧,在宇宙浩瀚而壮丽的空间和时间里,人类世界的每一丝异样,都只是沧海一粟,粟上的一粒原子罢了。这一刻银河划过浩瀚长空,于宇宙的相册中,兴许一粒像素点都没有改变。

人们拖着冗长的光影形形色色地生活着,前方还有新的“奇观异景”在等待着他们。

声明:聚散 | Jusan.space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不黑之夜


聚散 | Jusan.space